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
English Version | 网站地图
首页 协会概况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行业标准 行业自律 协会会员 行业研究 会议培训 投资者教育 党建之窗
   
陈龙:数字普惠金融是正在发生的未来
2017年11月08日

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

  在十九大期间提出,得到社会各界认可、并热议的一个话题,是如何给每个人提供公平、充分发展的机会,以满足他们对美好生活追求的需要。这已经成为今天中国最核心的挑战。十九大也提出,金融一定要服务实体经济。在这里涉及到的,实际上是在过去数百年中金融从来都没有解决好的两个难题:金融难普难惠,金融脱实向虚。有人说金融天生嫌贫爱富,可能更准确的表述是,由于成本和效率的限制,嫌贫爱富是历史上金融能够在商业上可持续的前提条件。而到了今天,数字技术的进步正在改变这个前提条件。

  我们都知道,在金融领域一个特别需要小心的说法是“此次不同”。很多被认为是“此次不同”的现象,回过头来看不过是周期的骗局,但是用在数字技术上,可能此次真的不同。数字技术一个特别重要的特点,就是普及速度远远超过了以往技术的革命。世界银行在题为《数字红利》的报告中指出,截止到2016年底,发展中国家中有80%的人已经有了移动电话。在全世界20%最贫穷的人口中,70%人拥有移动电话,却不一定有厕所和清洁的用水。我们看一下过去的技术发明,蒸汽轮船在发明了160年后,印度尼西亚才享受到了这种便利。电力产生60年后,肯尼亚才通上电。而计算机出现了15年后,就应用到了越南。手机和互联网只花了几年时间就出现在了发展中国家。

  数字技术的快速普及也为普惠金融的规模化带来了真实的可能性。我们讲到普惠金融的“普”并不是在一个村里建一个标杆,而是指真正的规模化。但是在数字时代之前我还没有看到可以实现规模化的方式。肯尼亚只用了4年时间就覆盖了1400万移动支付用户,印度的Paytm在两年多时间新增了2个多亿的移动支付用户。在今天的中国,移动支付不但非常普及,而且非常实惠。在美国这个金融比较发达的国家,收单费率高达3%,而中国的支付费率已经降到了千分之六甚至更低。移动支付也很安全,传统银行卡的资损率是万分之二,我们是百万分之几的水平。既普且惠且安全且好用,移动支付已经成为数亿老百姓的一种生活方式。

  数字技术带来的不止是支付的便利,而且是史无前例的积累信用的速度。有了信用,用户才能够享受更普及的金融服务。在过去的几年中,因为有了数字信用,我们已经为超过800万小微企业提供“310”的微贷服务,就是三分钟申请,一秒钟放贷,零人工干预。在最近的IMF年会期间也被世界银行金镛行长专门提到。

  因为有了数字信用,共享单车的使用者可以不需要押金,用手机开锁,享受共享单车的便利。如果骑车摔伤了,可以拍照,马上得到赔偿。因为有了数字信用,消费者可以自由进入无人超市消费。这些千千万万的小微企业、营业者、创业者以及消费者,小而分散,聚集起来却规模却巨大。他们是毛细血管,他们是追求美好生活的主体。前面的例子告诉我们,实体经济中这些海量、碎片化的金融需求,也就是普惠金融的需求,只有通过技术才可能大规模的满足。好的数字普惠金融,不但能够解决难普难惠的问题,而且是长在场景中的金融,是和实体经济结合的金融。数字技术为解决金融的两个大难题带来了希望。

  今天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启动,定调是数字普惠金融,我觉得特别有意义。在2016年推出的《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中有八条,其中有一条明确指出,数字普惠金融,也就是技术推动的普惠金融,是发展普惠金融的优先选择,应该是一个国家战略。

  我还看到今天论坛的主题是坚守初心,科技驱动。我觉得如果技术能够让金融的成本和效率有根本的改变,再加上市场化机制,就有人会发现这是普惠金融的黄金时代,就会尝试用技术的力量推动普惠金融。我想说的是,保持初心当然非常重要,但技术进步加上市场化的机制,才是让金融回归初心,缓解李东荣会长讲到的“使命漂移”的最好保障。国家大力推动数字技术基础设施的发展,再加上市场化的机制,才真正可能规模化地服务好小微企业、三农和边远地区的金融需求。我理解刚才谢平教授的观点,真正推动普惠金融,应该是推动数字普惠金融的市场机制。

  当然,推动金融创新,一定要平衡好风险和对社会的收益。这其中一个很有意思的安排是沙箱机制,就是在可控环境里面尝试金融创新。2016年6月,英国正式启动“沙箱监管”政策,让金融创新能够在可控的环境中去尝试。这个星期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发布了《监管沙箱实践经验报告》,其中总结到,过去一年中有50多家企业参与到“沙箱监管”项目,整体达到预期效果,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大大降低了创意从孵化到产出的时间和成本。第二,产品能够在面向市场前得到充分的测试和改良。第三,允许监管机构与创新企业共同为新产品建立适当的消费者保护措施。

  刚刚讲的是英国,但我觉得更值得赞赏的是中国。正是在一行三会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前瞻、鼓励的政策和监管环境下,中国的金融科技应用才得到大力发展,走到了世界前列。这个月我刚刚参加IMF年会回来,IMF总裁拉加德最近数次用“美丽新世界“来形容金融科技可能给世界带来的变化,也多次盛赞了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我们也期待看到沙箱机制在中国更实际、更有成果的落地。

(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嘉宾本人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