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
English Version | 网站地图
首页 协会概况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行业标准 行业自律 协会会员 行业研究 会议培训 投资者教育 党建之窗
   
刘萍:对普惠金融实践的再思考
2017年11月08日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室主任、国务院参事室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刘萍

  我今天下午的发言是对普惠金融实践的再思考。为什么要出这个题目呢?因为我在10月上旬,也是领导交给的一个任务,到兰考县进行实地调研,引发了几点思考,和大家共同来讨论普惠金融。

  兰考我没有去过,在我的脑海里印象就是沙漠、盐碱地,再一个就是逃荒的人群。这次我们首先去参观了焦裕禄博物馆,在焦裕禄博物馆这几张像都是大家能记住的像,也是大家经常看到的像。最左边的图是焦裕禄为了治理当年的盐碱地,最后他找到了泡桐,他在种这个树。今天我们看到的泡桐,左边的就是焦裕禄当年种的泡桐,已经五十年了。右边是习桐,是习近平主席种的。但是现在去看已经没有盐碱地了,是一片的绿洲。这是我在车间里用手机拍的照片。这都是普惠金融的受益者。他们用当年焦裕禄同志引进的泡桐,做古琴的印版,大家都知道泡桐的年轮是一寸一个年轮,非常稀疏,而且是速成林,也是很便宜的。当中的古琴,我说最贵的卖多少钱,他说这是他们展示里最贵的80万,还有一把古琴被上海的收藏家收藏了,卖1000万,不同的都是在1万以上。我说这个的意思是,这个老板就是当年普惠到他的人,现在他已经退出普惠了,开始了全商业模式,每年的利润也非常的可观。这个是红庙村的服务站,在我们人民银行的帮助下在全国都推出了,是一站式的。右上角的图是红庙村的支部书记,在超市里面既卖东西又取款,旁边有一个老太太在取款。再下来就是他们进行了第三批美丽乡村带的现场,右下角是峦山县依山傍水的沟,普惠金融的农民户建的宾馆,今年夏季非常的火爆。有些宾馆现在还要升级换代,有的做是中式的,有的做的是古朴的,都非常受欢迎,全部都是普惠。我讲这些图片的意思是要引发我下面的几个观点。

  2005年的时候,中国由国际上引入普惠金融的概念,距今十二年的历史。当时是针对哪些人群呢?是受到金融排斥的人群,给予他们服务,最原始的概念是以财政和机构可持续的方式,让所有有金融需求的人,能够以合理的价格获得一系列的金融服务。现在在我们的现实当中,普惠金融十二年的发展,有的普惠金融就做了很多的一些误区。第一,普惠金融是不是扶贫?如果把它仅仅做到了扶贫,普惠金融的服务就缩小了。我认为,普惠金融不等于扶贫,它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它的概念里头不能仅仅包括扶贫。普惠金融是不是小额贷款?我也认为它不能等于小额贷款。第三,普惠金融当然也不是一个商业信贷。同时普惠金融要纠正的是,它不是公益,不是慈善,不是救助,虽然做这个事业的人要有情怀,但是他不是做这些东西。在这个里头,从联合国最初的概念当中,它是一个广维度、多层次的金融服务,包括了我们的储蓄,我们经常说有没有账户,包括理财、支付、众筹、私募,应该是宽泛的。我来之前也查了一下,农村的普惠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普惠之前,首先要看一下农民是哪些人,到底是多少人。我查了一下,中国农民的概念是什么呢?在农村没有城市的户籍,同时在农村有一块地,用这个概念套,中国有8-9亿农民。但是联合国给出的概念是什么呢,只要农民离开了农村,到城市打工三个月就不是农民,中国有3亿农民,这就说明我们的普惠,普惠到哪里?是不是我们的普惠在城市里头农民工也是普惠的内容。我们经常说老少边穷,我们的普惠是不是仅仅是这些?今天有精准的梳理以后,才能做到精准的普惠。所以我们的政策制定,我觉得今天真的是要给出中国特色的普惠金融的概念,这是我说的第一个。

  第二,由于普惠金融的受众面在中国非常广大,普惠金融今天就应该在金融体系当中应该有它的一席之地。我们都说金融体系有四个理论体系或者四个基本支架,有政策性金融,有开发性金融,有商业性金融,但是今天我认为有必要梳理普惠金融的概念、普惠金融的理论体系、普惠金融的实现逻辑和实现的路径。

  第三,普惠金融的核心是什么,这也是我这次调研的时候经常和他们探讨的,兰考县是国家首个也是唯一批准的普惠金融的试验区。这是去年国务院正式批准,但是运行已经两年了。在这个当中,我认为商业的可持续是普惠金融的核心。在这个当中首先基石就是信用。我们看一下前面这张图。在做乡村贷的时候,我问了一个年轻人,我说你知道什么是信用吗?他给我一个非常朴实的概念,他说信用是钱。因为兰考这一次为什么撬动了,有一些经验可以总结,就是把我们传统的一些思维颠覆了。过去我们的商业银行在信贷的时候,先要评级,先要信用再信贷,逻辑是这样走。但是这一次兰考做的,因为农民的采信非常难,农民不愿意把信用让你采信,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把信贷放到前面,信用放到后面,给每个人3万元的授信额度,当然犯罪记录的没有、60岁以上没有,不常在村里的人没有,除了这些以外给3万元的授信额度。代价是什么呢?把所有的信用信息交出来,不到两个月就收到了2700多户,达到的覆盖率92.3%,农民很高兴。如果3万块钱花了以后,及时还款后上升到5万块钱。我曾经就到这一户去。我说今年夏天挣了多少钱,他说用3万块钱改造了,挣了4万块钱。我说纯利润吗?纯的。农民他不会说假话。在这个当中,农民确实体会到了信用的。我们还同时问到一个老太太,借了3万块钱什么时候还的,今年夏天收入很好,挣到了就给政府还了,都是非常朴实的。在这个当中,我们金融要考虑谁先迈腿。采信很难的时候是不是要先迈出腿来,传统的是等到那儿,你来接待的时候我再给你授信,在兰考这个地方全部颠覆了,效果非常好,现在已经把经验推广到了好多的村,现在也基本上农民的采信在有些村,像比如刚才弄宾馆的村就是百分之百的采信。

  第二是在普惠金融当中,一定是要有产业支持。比如,有些农民是做的大棚,有的是古琴板,还有宾馆,商业支持以后才可持续,一定要有一个产业在后面支撑。在这个当中,他们的财政也配合了相应的补贴。

  再讲一个就是金融科技要进去,在普惠金融当中要有金融科技的理念和手段。比如现在IPT,比如一站通。我问到农民,我说贷款的时候个手机贷的话授了信以后怎么贷,这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她说孙女教我用APP,用手机就可以在上面互动,上面都是以很多的先进技术,在这个当中普惠金融要往远走的时候,科技金融一定要跟上,金融+互联网,或者互联网+金融,这里面有很大的创新余地。最后就是风险管理,风险管理在普惠金融郭行长也谈到了,怎么样应对金融风险,老百姓也总结出了很多做法。比如对于个人失信的,如果达到2%的时候,那么由商业银行自己承担,达到2%-5%的时候,联动机制就启动了,政府、银行、担保公司、财政等等一系列的启动,5%-10%又是一个机制。对个人来说,如果村里面出现了4%的失信,这时候整个村就取消了信用村的称号,所以就出现了很多村的村长也好,村支书也好自己拿钱,有的是大病返贫了,有的是教育返贫了,这个时候把钱垫上,让这个称号不要失去。如果达到5%的时候,乡和镇的信用村就取消。我还问到对个人失信怎么惩戒。这是兰考的书记告诉我的,他们的惩戒,就是我们说的所谓黑名单,在县上所有的电台要公布这个人,要把他的名单反复的公布。我们到婚姻登记处告诉他,如果是男方失信就要告诉女方欠债不还,如果是女方欠债就要告诉男方女方失信欠债不还。在这个当中风险管理做的基本上有一些熔断,还是值得我们去总结的。

  最后一个我想讲普惠金融的“沙箱”设计,从去年以来非常火。今年跑了三个实验区,兰考是最后的实验区,在实验区有一些先行先试的政策,由于这些政策,都要和现行的政策、现行的法律和空白、灰白的地方要有冲突。商业银行总行负责制,对基层行的严厉考核等等,就使得先行先试的实验区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他说我们在用一种情怀做事,我很能理解。我们现在既然赋予实验区,我们能不能仿照“沙箱”的设计,我们最近看了很多资料,也翻译了很多资料,最核心的资料就是试错了怎么办,试对当然皆大欢喜,试错了有一个法律豁免权,在“沙箱”当中如果出错,法律豁免,在沙箱的外部不推广。现在关键是要给实验区有一些创新的试错,试对试错都是经验。我们的这些模式都是自下而上的,我们回来以后总结他们的一些做法,要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结合,这些东西都是应该去总结的。

(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嘉宾本人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