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
English Version | 网站地图
首页 协会概况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行业标准 行业自律 协会会员 行业研究 会议培训 投资者教育 党建之窗
   
霍学文:互联网金融风险与安全治理
2017年11月08日

北京市金融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文

  互联网金融从2012年起到现在,经历过2015年至今的波折。它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它的发展空间在什么地方?它的未来如何构筑起整个中国金融体系,我觉得今天下午的主题是最契合的。

  换句话来讲,作为金融创新的一个重要领域,互联网金融是普惠金融的最佳实现形式。这句话我很早以前就讲过,为什么?如果互联网金融企业不做普惠金融,你的生存之地在什么地方?现在大银行都已经开始透过金融科技迈向普惠金融。国家要求银行都要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不是说让大家拿着钱亏着本来做互联网金融。郭行长非常有情怀,退下来之后就干了两件事,一件是金融消费者保护,一件是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的推动。

  我们刚才也看到了,刘主任专程到兰考调研,总结出了兰考的经验,尤其是她讲普惠金融不是简单的扶贫,也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不赚钱,就是做慈善,根本不是。刚才我们余局长他确实是专家,确实是把金融消费者保护讲透了。我是干什么的呢?领导们在前头号召,我就是负责在北京落地。在北京落地的过程中,我们做了些什么呢?发现了些什么呢?下一步怎么办呢?我就想谈这三点。

  在普惠金融领域,或者说互联网金融发展过程中,北京还是走在全国的前列。互联网金融创新活跃,营商环境也比较好,众多的互联网金融巨头在北京聚集。即使不注册在北京的,也一定要在北京开个场子,相互竞争。互联网金融不是单独注册了就能玩的,它一定需要场景,需要交流。跟谁交流?跟监管机构交流,做大了一定要跟大金融机构合作。做小了,做不好,可能会出问题。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积极的推动了第三方支付在北京的发展。我觉得互联网金融确实得感谢人民银行。如果没有人民银行规范第三方支付的发展,给第三方支付一个通道,就不会有今天的互联网金融。

  最好的一个例证是什么呢?蚂蚁金服的支付宝。支付宝是干什么的呢?不过是恢复了1984年人民银行取消的一个支付工具,叫做托收承付,当时取消了有它当时的场景,因为不需要了。但是互联网时代,阿里巴巴做电商,跟美国做,美国人睁眼我们睡觉,我们工作美国人睡觉,银行4点半铁定下班,4点半之后款才能汇过去,一定得有银行4点半以后还为蚂蚁金服一家企业服务。我认为如果当时的大银行看到了今天的蚂蚁金服,说什么也得开一个小支行,24小时都可以为他服务,但是当时不是那个场景。所以,他做了一个支付宝,托收承付一家完成,实际上就是保证业务。

  我们会看到,由于金融业务巨大,所以第三方支付从服务外包开始,到做简单的支付,到今天成为互联网金融的主要载体和通道。换句话来讲,如果没有第三方支付的发展,IT公司做金融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所以第三方支付在北京我们一共就53家,在全国是排第一的。互联网金融的第二个就是P2P,p2p大家现在听着像过街老鼠、像瘟疫,其实P2P是什么?就是点对点。互联网就是点对点,互联网之所以能够实现直接的匹配,让金融效率得以提升,让金融从高大上穿西装打领带可以变成穿拖鞋、穿短裤从事的职业就是P2P,这里我们把英文P2P的技术性质给它定义为一种金融形态,其实是把P2P这个词用歪了,但是我们现在习惯了,习惯了就这样说好了。其实P2P就是实现互联网金融最有效的一个形态。无论是众筹也好,其他任何形式也好,其实利用的都是点对点的功能,正是由于P2P点对点,或者说网络借贷、网络金融以及网络交易,都是点对点。我们都知道,证券业为什么受到的冲击最小,因为在2000年以后,人民银行的行长周小川先生,他当时是中国证监会的主席,他推动了证券业的网上交易,整个证券公司现在大部分业务都已经实现了网上交易,所以对证券市场的冲击很小。我们当时的证券交易所也已经直接的技术化了。在参观交易所大堂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那么繁华的比划手指头的景象。金融业所有的业务,由于点对点直接金融的形式而受到了巨大的改变,这也是为什么IT公司很快的能做金融,金融业转型相对很难,其实就是源自于这个技术。金融跟IT有那么多关系吗?我学了金融这么多年,我自己对金融的总结,金融就等于制度+技术+信息,已经不是简单的货币资金的融通。制度决定了谁能当董事长,谁能当行长,你能开办什么产品,在哪儿可以做业务。技术决定了你用什么技术来做金融的结算,来做金融的登陆,来做金融的业务。金融业从一开始,我们知道电报到电话、到PC机,现在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估计在座的都很少去银行营业网点了,除非实在是有一件事必须去网点,就是修改密码和开户。所以我们现在听不到大家说,宅男宅女,其实我们现在很多女同志可能逛街都在手机上逛。这些改变对金融业来讲是一个巨大的冲击。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了,银行在大踏步的走向互联网,走向互联网金融。

  现在有一个词很活跃,大家都知道,叫FinTech,不过就是一种技术,英文有一次词叫(BASIC),FinTech就等于BASIC,B代表区块链,A代表AI,S代表安全,互联网金融的安全是互联网金融的底层,是根基,没有安全互联网金融就是充满了欺诈。ICO就是滥用了区块链的技术,那么多的网络欺诈就是技术的误用和滥用。I是IOT,未来的智能金融完全能做到物联网的连接,C是什么?就是云计算。所以这些都将会推动普惠金融大踏步的发展。因此,普惠金融将是新的竞争的蓝海。当传统金融和现在的互联网金融都转向普惠金融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国家才能真正的实现金融的均等化,或者金融公共服务的均等化。

  谈到这里,谈到安全,我还想多说几句。在互联网时代,我们会遇到太多的风险。有几个风险:第一个是经营风险,更多的IT人士从事互联网金融行业,没有资格考试,没有准入,也没有发经营许可证,所以我特别赞同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的一句话,“凡是金融活动都要纳入监管”。如果金融活动不纳入监管,在互联网技术下,一个小的缝隙都会造成灾难。我们在处理金融风险的过程中,老遇到这些事。我们很多老百姓只看高利率,利率只要你说的60%,100%,甚至300%,准有人而且拦都拦不住。最近我们在处理一个公司,7月份刚注册,跟老百姓宣传说我三年给你1000倍,但是有些老百姓就信,还很踊跃地去交钱,你说这是乐事还是悲哀,我觉得我们在座的都有责任,那就是我们缺乏对金融消费者的教育。没有对金融消费者的教育,金融消费者的保护就是办案子,只有加强金融消费者的教育,让消费者自我识别、自动识别,才能够让我们的最后办案成本大大下降。我们经常的要打击非法集资,要办理案子,要处理很多事情,要说服老百姓你别投,这个成本其实非常大的,如果我们能够全社会加强金融消费者的教育,就会大大地提升金融消费者自我保护的水准和降低社会成本。

  第二是信用风险。这个风险一定得第三方来评估,一定得技术公司来评估,我们目前所看到的包括庞氏骗局、自融、欺诈,甚至是现在诈骗到了什么地步呢?现在还卖点商品,现在连商品都不用卖,你只要说我是60%的利率,或者他说100%的收益就一定有人,不信我们可以做个测试。这是怎么来的呢?我们也在分析,为什么人见到高利就不能自我抑制。马克思说了,当利润超过300%的时候,人就可以冒着掉脑袋的危险。

  第三个,区域风险。我们现在很多互联网企业,或者说骗子公司,允许我用这个词来概括,尽管不能把每个公司都叫做骗子公司。很多人是在北京注册到外地行骗,到外面行骗到北京办分公司,反正是注册地找不着,然后在全国经营。好在现在我们有了大数据技术,像这些公司只要在互联网上经营,其实我们都监测到了,而且我们已经给你做了排序,只不过你还没到公安立案的程度,我们现在的金融消费者也有一个习惯,或者说社会上也有一个问题存在,他宁可接受损失,也不去公安机关报案。e租宝这么大一个公司也没找出30个到公安机关报案的。为什么不报案,我们了解过,一报案就没人还他了,所以宁可信访上访,因此造成了很多社会风险。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一点,很多的欺诈,很多的金融违法行为是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高智商的人做的,包括ICO,我们也发现了一些社会上的名人,甚至是一些有名的机构,一些名人也参与到其中。好在人民银行及时刹住了,及时制止了,否则又是一大风险隐患。

  下一步,我们准备怎么做呢?

  第一个,扎扎实实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创造规范发展的环境。我也希望像贲教授,你多写点书,多写点文章,多写点普及性的文章,现在能看到很多在互联网上的一些文章,有的也还有点名,但是导向是不对的。在互联网上不是所有的创新加金融两个字都是规范的,所以需要辩证,需要验证,需要去分析。

  第二个,加强大数据监测预警,确保早发现、早诊治。在这一点上来讲,我们已经建立了跨行业、跨领域穿透式的监管平台。我们专门为此设立了互联网金融安全产业园,聚集全世界最顶尖的、最顶级的反欺诈公司、金融风险监测预警公司。

  第三个,加强互联网行业的规范发展,就是要有人制定法律规则,要有部门来加强监管。我们特别的感谢李东荣行长,率领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做了大量的工作,制订了一系列的制度规则。虽然是行业自律,但是我认为大大地促进了行业的健康发展,在规范发展这个问题上,我希望我们能够实现“四治”。要加强自治、法治、共治和德治。自治就是既有行业自律,也要企业自我负责。法治就是要加强法律法规的颁布和设计,顶层设计一定要完善。共治,互联网金融由于多出一个维度,使得单纯一个部门很难完全监管,因此必须得工商、公安、电信,甚至是维稳机构一起上,来加强社会共治。最后就是德治,一定要加强行业高管和从业人员的管理。我也建议,如果说余局长或者说协会李会长能够开发一个证书,就是互联网金融从业资格证书。如果不开发这个证书,谁都能干这个职业的话,我们做地方监管和风险处置的确实难。

(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嘉宾本人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