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
English Version | 网站地图
首页 协会概况 协会动态 政策法规 行业标准 行业自律 协会会员 行业研究 会议培训 投资者教育 党建之窗
   
黄浩:科技助力普惠的财富管理服务
2020年01月15日

  我的演讲内容主要与财富管理有关,从余额宝开始讲起。余额宝到现在已经发展六年了,拥有6亿用户。六年里,余额宝到底经历了什么过程而发展这么快呢?能用三句话来概括原因。第一,余额宝经历了中国金融深化的过程。任何一个国家,货币基金都是利率市场化的先锋,余额宝的合作方是持牌经营的货币基金。第二,余额宝经历了理财场景化过程,把电商消费场景和货币基金结合在一起。第三,余额宝经历了金融平台开放过程。今天的余额宝合作方不仅是天弘基金,还有24家中国领先的基金公司。换句话说,很多资管行业在余额宝的平台上为6亿老百姓服务。

  六年过去了,围绕余额宝的讨论和争论从来没有停息。很多人问,“宝宝类”产品有没有分流银行存款?有没有推高融资成本?今天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认为事实比猜测要更有说服力。在过去六年里,伴随中国互联网理财发展的是传统金融机构理财市场和负债市场,这是中国老百姓理财意识提升后共同成长的过程。中国经历了货币基金快速的增长过程。很多人认为货币基金作为一个利率市场化的工具会带来融资成本的上升。伴随余额宝以及其他“宝宝类”产品规模的增长,余额宝自身的收益率逐步下降。“宝宝类”产品的利率实际上是市场利率的跟随者而不是决定者,它们共同经历了随着余额宝规模的增长而市场利率下降的过程。

  这不是中国的孤立现象,美国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经历金融深化和利率市场化的过程,1974--2018年,居民投资比例中活期储蓄存款和定期储蓄存款产品占比加起来从40%左右跌到了20%左右,货币基金、共同基金、保险计划、养老基金等逐渐兴起。金融市场的不断发展逐渐形成了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为老百姓提供了多元化的投资服务。美国贷款利率的平均水平在近几十年来有波动,但总体呈下行趋势。背后的结论很清晰,当一个市场的参与者越多,市场的产品越丰富,服务越深化,必然导致金融市场效率提高和成本降低,这是在中国和美国以及很多国家都被证实的结论。

  过去几年中,“宝宝类”产品收益率比银行类存款和银行理财收益率略高的时候,很多人发出这样的疑问:你们是不是推高了社会融资成本?现在“宝宝类”产品平均的收益率是2.3%-2.4%,已经明显低于银行理财的收益率3%-4%。

  今天论坛的主题是“金融科技助力现代金融体系建设”。余额宝只是开始,因为它只是货币基金。中国的资管市场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形成了一个以预期收益型产品为主、以刚性兑付为特征的市场。随着资管新规的出台,未来我们共同的挑战是怎么建立一个更加健康的理财市场,但我们现在面对的年轻用户和以前面对的年轻用户的特征是完全不同的。

  蚂蚁金服平台上的理财用户中,九五后、九零后和八零后占比达90%,九零后和九五后占比也接近50%。这些年轻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大众用户,他们的投资门槛很低,投资金额相对较少,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他们需要建立正确的理财观。但在以前没有科技助力的时候,这种现象是很难出现的,绝大多数投资者是高端用户,20%的人积聚了80%的财富,而他们几乎得到了100%的服务。

  围绕大众用户应该做什么?我想这对所有行业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共同的课题。蚂蚁金服认为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平台应该共同合作,成为用户理财的陪伴者,解决用户“不懂、不敢、没空”的问题。蚂蚁金服在开放平台、用户数据、服务场景、客户洞察、资产配置、智能分析等方面已开展了相关工作,同时在理财规划、配置方式和服务方式等方面与金融机构开展合作。不同金融从业人员也各有所长,有的人擅长资管,有的人擅长用户服务,我们结合从业人员的自身优势,更好地为用户提供金融服务。

  我们平台上绝大多数金融机构都是凭3-5人团队为超过100万理财用户服务,这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为什么现在可以呢?蚂蚁金服发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优势,建立了一系列平台级的产品帮助他们进行管理。比如,我们有智能素材为其提供帮助,这种情况下只需要一到两名运营的同事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完成终端服务工作,而中间的工作可以由运营师帮助完成。我们一年时间内投放了3.5万份投资者教育宣传资料,刚刚过去的一个月中,蚂蚁金服被证监会批准成为中国第三批国家级投资者教育基地。

  理财也好、信贷也好、保险也好,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平台的合作将是大势所趋,这将有利于建立一个现代的、有效率的、丰富的、健康的金融体系。我认为,这个体系的特征是金融与科技的相互融合。

  (本文为蚂蚁金服集团数字金融事业群总裁黄浩在2019第三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的演讲,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作者本人确认。)